首页资讯 › 资讯内容
资讯分类
    • 【德育】 董文婷《那一刻,我很有成就感》
    • 来源: |作者:董文婷|2018/12/20 16:41:10|浏览次数:512
    • 新接手一个班级,感觉和孩子的心离得很远,互不了解,慢慢的在一个个匆匆而过的日子里,我们的心在慢慢靠近。
             东是一个高个子很聪明的男孩,同时也很叛逆,有自己的主张。九月份,一天中午睡,由于父母的原因,那天他在家吃完午饭就被爸爸送回了学校,正巧被我班的一名午睡时上厕所的一名同学发现,回来告诉我说,铭泽在大松树底下呆着,不回教室。我便让学生下楼叫他回教室,一叫再叫,他才回来,见到他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那一刻,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,见他犹豫的进门,我说“教室就是你的第二个家,你回学校不回家回哪?”他腼腆的笑了,加快了进门的脚步。
             在课堂上,经常会有一部分同学在底下做小?动作,批评过很多次,都没有任何效果。这次,我没有正面批评他们,只是用非常平和的语气让他们主动站起来。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,所有学生都以为我要批评他们了。我相信那几位学生也在思考要不要站起来。30秒之后,有一个学生站起来了。我没有批评他,相反,我表扬了他的诚实和勇敢,相信他如果能改掉作小动作的坏习惯的话将来一定能做大事。我的话出乎学生的意料,我注意到没站起来的另两位学生的表情变化。一个脸已红得像红富士,另一个则低下了头。我想,教师的语言艺术是在每次教学实践中磨砺出来的。
            周一课间休息,小宗找到我,小声地说,老师,我桌洞里的那块木板不见了,被……折断了,放不了书包了……我一听,这还了得,怎么批评好呢?犯错的是两个很聪明的男孩,一人有多动的倾向,另一个就是纯属没事,闲的帮忙“补刀”的类型。我刚接手这个班级,呵斥并不是个好办法。两个人知道被告了状,低着头来到我面前,看表情,已经做好为自己解释的准备。但我并没有问他们原因,而是讲了个理论给他俩听——破窗理论。俩人,听完后,没有为自己辩解,承认了各自的错误,就去帮助同学到葡萄架下找好桌子去了。
             这一刻我很有成就感。

    • 责任编辑:王巍
    • 返回上页打印